创办人专栏|气与眼,台湾前瞻的活棋之路
创办人专栏|气与眼,台湾前瞻的活棋之路

创办人专栏|气与眼,台湾前瞻的活棋之路

29 Jul, 2017

创办人专栏|气与眼,台湾前瞻的活棋之路

 

今年七月,香港回归正式届满廿年,为了庆祝一国两制的成年礼,对岸声势浩大地签署了一份《深化粤港澳合作.推进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除了怀柔目的,其实更带着长期战略的考虑,旨在藉由粤港澳的协力合作,打造出一座世界一流湾区城市群,吸引全球人流与钱流,成为宜居宜业的国际级生活圈。无庸置疑地,这将是继一带一路之后,中国经济发展上另一项历史性的宏伟擘画。

不只台湾,全世界都应该要密切关注未来港澳粤的实际发展,因为放眼粤港澳大湾区的版图,从广州、佛山、深圳、东莞、惠州、珠海、中山、江门,到香港与澳门,十多个实力雄厚的城市串缀在六点五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代表了整个中国改革开放卅年的前哨布局。其中深圳特区的开发俨然是上世纪全球最具前瞻性的国家计划之一,且目前深圳、香港、广州已经跻身全球前五大货运港之列,据悉二○一六年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总GDP达到一点三六万亿美元的规模,是距离不到千里之外的台湾的两倍之多,其七%到八%的平均GDP增长率,更是我们的四倍之谱。

诸如此类他迎旭日、我临夕阳的数据可以随手写成一本万言书,相信某些国人即使不愿正视,却其实了然于心。正值我们的前瞻计划箭在弦上却目标模糊的当下,面对五年内经济吞吐量预计将追平东京湾区的粤港澳合作,不啻作为台湾一个审视何谓前瞻定义的他山攻错。

什么叫前瞻,前瞻就是看得远,回首台湾过去最具前瞻性的加工出口区与科学园区;再对比大陆剑指未来的一带一路以及粤港澳合作,我们不难发现这些前瞻性的发展规画都围绕着两个主题:「内外流通」与「特色产业」。

略懂围棋的人都知道,做活一盘棋,致胜关键在于「观气」与「做眼」,有道是「一秤棋盘天下事」,下围棋就如同一场关于前瞻布局的推演,首先讲究数外气、紧内气,而这个气即是一种内外流通的概念,尤其台湾属于外销属性国家,货畅其流才能创造价值,而且这个流通必须一路延续到宝岛之外方能算数。无怪乎现在许多产学研界以及一般民众,对于前瞻计划中花了一半预算只为发展岛内轻轨,却没有着墨国际市场与贸易通路而感到惶惶不安。

窃以为前瞻计划虽然势在必行,我们政府确实应该将粤港澳的湾区发展模式当作台湾前瞻计划的对手棋,审慎观察彼此之间的气数消长,重新思考前瞻计划中究竟有那些项目能为台湾的内外流通做出实质贡献,毕竟台湾的命脉不是内陆交通,而是外销市场。

再者,下棋还讲究「做眼」,正好比台湾四十年前的制造业之于加工出口区,或是廿年前的半导体业之于科学园区,因为有了「眼」,才盘活了该项计划。反观前瞻计划中称得上产业的项目林林总总,从数字、绿能、水利到交通,看似个个都走在时代尖端,但究竟哪一个可以成为前瞻计划中的「眼」,可以取代半导体产业成为台湾下一个世代的支柱型产业?我想,除了几千亿的硬件预算,我们更迫切需要国家推出正确的政策扶植新一代的产业经济,以及留住不停向对岸流失的优秀企业与各界人才。

虽然目前的前瞻计划似乎看得还不够远,但我觉得未必注定是一盘死棋,如果主事者愿意下一点「观气」与「做眼」的功夫,我相信前瞻计划仍然有机会使出反败为胜的一记妙着。

创办人专栏|愿我们,都不再做不良老人

创办人专栏|学习失落日本的不失落

Top